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刘
  • 电话:022-24173530
  • 手机:13102247288
  • 传真:022-2728822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最新话题
【万字解读】中印边界问题的前世今生(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0-23  浏览次数:

  在中国所有的陆上邻国中,只有两个国家目前尚未与我们划定边界,一是印度,二是不丹。不丹并不能算是一个完整主权国家,外交和军事全都掌握在印度手里,跟联合国五常一个都没有建交,因此身不由已。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目前有陆上领土纠纷的国家就印度一个。

  网上蹭热点讲中印边境纠纷的文章很多,但能把中印边界问题完全讲清楚的几乎没有。有的自媒体文章甚至把喀喇昆仑说成喜马拉雅、指着珠穆朗玛说是冈仁波齐,连基本的常识都不具备。不过我在重新研究了史料之后,也发现自己过去的一些认识是错误的,因此就写了这篇文章,来把中印边界的历史渊源、来龙去脉都跟大家讲清楚。在叙述历史的部分,我会尽量不带作为中国人的主观色彩,只是告诉大家我所查阅到的资料以及知道的一些情况。尽管得到了好几位专门研究边界问题的学者的帮助,我仍然不敢保证我这篇里的内容讲得都对,如果你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欢迎指正。有些历史可能涉及敏感话题,我无法完全展开只好点到为止;还有一些历史至今仍处于迷雾之中,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为何。

  以前在学校里上历史课,大家应该会发现古人中描述国界的时候,通常不是某条河就是某座山。以山河形势这种天然的地理屏障作为国界有其合理性——

  因此自古以来边界如果是按着山河形势划分的,相对就能太平一些,这种划界的方法被称为“地理原则”。比如北宋和契丹有段时间冲突不断,就跟双方直接在华北平原接壤有关。

  但“地理原则”只是一种相对而言的合理,并非所有地方都能套用得了“地理原则”,还有些情况下为了实现地理上的制衡,甚至会故意反“地理原则”来划界,比方说把汉中划给隔着秦岭的陕西,在过去可以防止四川形成地方割据势力。诸如此类自古以来的习惯划法,可能就会形成与地理原则无关的“传统边界”。

  以河为界这个很好理解,以山为界就比较复杂了,一般来讲会按照“分水岭”或“山脊线”原则来划——大型山脉向四面八方发源水系,这些水系会形成自己的流域,这边水系归我管,那边水系归你管,这就是“分水岭”——比如中国的天山、昆仑山,秦岭都有着相对清晰的分水岭和山脊线。但这种只是理想情况,有时候一座山脉北边发源的水系切穿了整个山脉流到南边去了,或者山系非常凌乱破碎,很难找出显著的山脊线或分水岭,这种情况下以山为界就很难划了——中印边界恰恰就是这样的情况。

  但这种情况搁在古代也不算太大的事儿,在古代作为边界的山脉大都是高山巨岭,并不适合生存,交通不便人烟稀少,就算你是个姓贝的小伙子能够保证自己不饿死,也防不住让豺狼虎豹给叼去。所以那种荒山野岭多占一点少占一点对古代王朝而言无关大局,除了放牧的、打猎的,本来就很少会有人去那儿。受到当时生产力水平的限制,古代两国之间的国界往往是一条带状的“边境”,比方说假定某某山是国界,那么这一整座山可能就都属于“边境”,因此会存在许多模糊地带,只要大致正确就够了。

  划界之所以模糊,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的地图也很模糊,而要画出精确的地图那就需要先掌握地图测绘技术。地图测绘虽然很早就有了,但这种技术活儿要想精细化非常依赖于工具。早年人类甚至还在为地球到底是平的还是圆的而争论不休,怎么可能指望那时候测绘出来的地图足够精确准?因此几千年来大家就用着凑合画的地图这么着凑合过来了。

  现代意义上的地图测绘,是在地理大发现和工业技术革命之后才发展起来。17世纪的望远镜,18世纪的现代经纬仪,19世纪的摄影测量法,20世纪的航空测绘……都使得地图测绘的精度变得越来越高。

  现代地图测绘技术在刚刚发明的时候本质上是一种“定义世界”的技术——这里是沙漠,那里是雨林,这里有多大,那里有多高,这片是你的,那片是我的。测绘技术革命的这段时期,刚好是欧洲列强全球殖民扩张的阶段,他们掌握了测绘技术之后,对世界的探索欲特别强,恨不得把整个地球都测了一遍,搞各种勘察、探险、发现,生怕来晚了地盘就被别人给占了。

  中印边界问题正是欧洲列强开拓殖民地、瓜分世界、建立势力范围这一大背景下搞出来的,测绘划界属于开拓殖民地的基本功——一开始就把界划清楚,可以减少殖民瓜分的矛盾。

  同时由于那个年代的测绘技术基本上掌握在欧洲人的手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掌握了划界的主动权。大家应该都去肉摊上买过肉吧,你指着肉说:“切到这儿!”然而刀毕竟不在你手上,屠夫切下来的永远比你指定的要多。但你看他切都切下来,往往也就只好认了。

  无论是当年的英国,还是后来的印度,在处理中印边界问题上,就像那个拿着刀的屠夫。只不过他们切的是中国的肉,并且企图迫使中国接受“肉切都切下来了”的既成事实……

  那时候的拉达克是个有着自己国王的小王国,跟锡金一样附属于西藏,早已不复当年灭亡古格、硬刚西藏的强盛国力,每年还要向拉萨进贡。当时的西藏则受驻藏大臣的制约,所以拉达克间接附属于大清,属于中国的势力范围。拉达克的偏远是相对北京而言的,事实上它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一来它是个非常重要的情报和贸易中枢,连通了西藏、新疆、南亚以及中亚诸国;二来它是藏传佛教文化的边疆,直接就顶着西边伊斯兰文化的扩张。

  拉达克被吞并后才变成了克什米尔地区的一部分,而那时候的克什米尔则是拉达克的邻居,当地的地头蛇是锡克帝国。锡克帝国的命很短,在南亚历史上没啥存在感,干下的影响最深远的一件事就是一不小心把拉达克给吞并了。为什么说“一不小心”呢?因为锡克帝国原来根本没想要吞并拉达克,只是去打劫收保护费的,怪只怪当时的拉达克国王太蠢,为了赖账把整个江山都搞丢了(这段历史可以阅读《【连载】拉达克往事10·狮子》)。锡克帝国吞并拉达克之后,1840年又吞并了巴勒提,也就是现在巴控克什米尔境内的巴尔蒂斯坦(Baltistan,古称“大勃律”)。食髓知味的锡克帝国后来还试图入侵西藏,但这次锡克帝国战败了,于是就有了第一个由西藏和锡克帝国签订的,关于中国西部边界的“条约”——1842年的《楚舒勒条约》(Treaty of Chushul,也叫Tibet-Dogra Treaty)。

  16世纪左右是拉达克最强盛的时期,曾吞并古格、阿里的大片地区,实力不在西藏之下

  但是吧,《楚舒勒条约》并不能算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领土条约,甚至不能算是一个条约,从未经过缔约国双方的最高权力机关批准,确切来讲只是一个彼此达成和平协议的信件。这个所谓“条约”主要是为了确认双方的势力范围——西藏方面承诺今后不再插手拉达克的事务,锡克帝国也保证不再进入西藏的阿里地区,大家从此“睦邻友好”。至于拉达克和西藏的边界是哪儿,当时并没有说得很清楚,继续遵照拉达克和西藏的“传统边界”就行了。因为在当时的技术条件和生产力水平下,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把边界搞得很清楚,这在那个时代属于很普遍的做法,没人会觉得有啥问题。所谓“寸土不让”的提法也就是近几十年才有的。

  还有一点大家也要注意,在《楚舒勒条约》签订之前,拉达克跟西藏属于附属关系,并没有主权关系,这个条约只是对“附属关系”或者说“势力范围”的重新确认。假如《楚舒勒条约》真属于割让主权领土的性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能不提嘛?同年签署的《南京条约》割了个香港可不就被视为奇耻大辱嘛!

  很多人在主权不主权的问题上纠结,主要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在1912年之前,中国的性质其实是一个帝国,并非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要成为一个帝国你首先得统治许多不同的民族和邦国,底下有一系列小王国。帝国的疆域可以灵活调整,而且几乎可以无限扩张。日本在1936年到1947年之间之所以敢自称“大日本帝国”,就是因为当时抢了好多地盘。网上流传的“拉达克是中国故土”的说法非常牵强附会,历史上中国对拉达克拥有的其实是宗主权。主权(Sovereignty)是一种至高无上排他性的权利,比方说清朝后期的驻藏大臣在西藏就拥有这种生杀予夺的权利,连班禅都要受中央册封后才合法,因此大清对西藏拥有的是主权;但帝国与下面藩属国的附属关系中,一般情况下拥有的只是宗主权(Suzerainty),帝国可以干预藩属国的内政和外交,但藩属国仍拥有独立的自治权。拉达克、朝鲜、越南、缅甸、尼泊尔、锡金、不丹、冲绳都是大清帝国的藩属国,属于中国的势力范围。

  之所以会有宗主权的存在,归根结底是帝国时代管理成本的原因。直接统治那些藩国得要驻兵、管理吧?过去又不像现在交通那么发达,离中央越远的地方管理成本越高,收上来的税还抵不过管理成本,那会儿开矿的水平又很低,就算守着一块油田也不知道。经营帝国跟做生意道理是一样的,自己的领土相当于“直营店”,征服周边的小王国相当于发展“加盟连锁店”,对直营店拥有的是“主权”,对加盟店拥有的是“宗主权”。加盟店的性质并非一成不变,经营得日子久了转成直营店也说不定。但加盟店绝不是越多越好,能给自己赚钱才好,效益不好的加盟店那就是赔钱货,赔钱生意谁愿意做?帝国强盛的时候可能还愿意让你挂牌给你补贴,到了帝国衰弱的时候,赔钱的加盟店谁爱要谁拿走好了。割让香港相当于是直营店被人砸了,而拉达克被吞并说白了不过是一家加盟店倒闭了,性质完全不同。由于大清帝国经营状况不佳,维持拉达克这家店的成本太高,于是索性就削减掉了。

  英国出版的大清帝国疆域图,将拉达克以及巴控克什米尔的一些地方都划入了帝国的势力范围

  我们言归正传,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楚舒勒条约》签完才四年,1846年锡克帝国就在战争中败给了大英帝国,从此拉达克的主权移交给了英国。英国统治南亚采取的是代理人制度,把拉达克划入了查谟克什米尔土邦(Princely State),从那时起大英帝国的领土正式与中国新疆接壤。

  锡克帝国其实死得挺冤的,英国人吞并锡克帝国这一招乃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目的是向北扩张,与向南扩张的俄国争夺中亚的控制权。俄国当时一心想要控制包括阿富汗在内的中亚国家,打通前往印度洋的路径,而英国则要全力扼杀俄国有任何建立海上霸权的机会,因此双方在中亚展开了争夺战。这场持续了将近一百年的战略冲突,史称“大博弈”(The Great Game),那时候的中东和中亚都是英俄大博弈的棋盘。这个历史背景大家一定要知道,英俄大博弈相当于前核武器时代的美苏争霸,后来英国人在中印边界进进退退的一系列举动都跟这有关。

  由于《楚舒勒条约》是一个“互不侵犯条约”——咱们把地盘分清楚,你以后别来我这儿,我也不到你那儿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属于很典型的旧式思维方式,因此才会觉得两国之间有模糊地带也无所谓。但英国人作为殖民大国已经开始用现代思维方式考虑边界问题了,他们一看跟中国的边境划得这么模糊——这不成啊,得把界线勘定清晰,才方便搞资源掠夺、边境贸易嘛。因此英国人把包括拉达克在内的整个克什米尔搞到手之后,在1846至1847年间两次敦促清政府划定边界、开通贸易。

  大家看看这个年份,彼时清政府才刚在第一次鸦片战争里吃了大亏,签下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大清朝对英国人的心理阴影可想而知,恨不得看到英国人就绕着走,总觉得英国人这么着急要划定西藏边界另有企图来者不善。

  清政府算计了一番,由于吃不准英国人接下去打算干嘛,来了一招“以不变应万变”——老子跟你拖,就是不划界,也不签新条约!指望拖着拖着英国人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筹办夷务始末》文献中这样记载:“细覆该夷酋来文之意,所重者不在定界,而在通商,苟使通商之请不行,则定界之议,或可中止……该夷虽犬羊性成,然嗜财好利,计算甚工,似不至遽舍五口通商重利,因此别生事端。臣等惟有坚守条约,持以镇静,且示以即使驶往天津,所请亦不能允准,获该夷妄念可以渐消。”

  于是清政府就答复英国人说,咱们刚签过《南京条约》,开了五口通商,西藏跟邻国的边界“自古以来”就很清楚,没有必要再去重新划界,也没有必要在西部开通贸易。

  大家现在不要一看到“自古以来”四个字就打鸡血,这就是个套话,真正的情况是中印边界“自古以来”就没有划清楚过。

  所以说白了现在西段边界的这档子纠纷,归根结底是因为那会儿清朝太虚,虚到连谈都不敢跟人家谈,这一拖就拖了将近两百年。但西段的纠纷,目前来讲对我们是有利的,没有划清楚所有才有可操作空间,关于这个后面会讲。

  虽然清政府故意逃避直面英国人,但英国人可不会真忘了这事儿,只好独自来划定拉达克地区与西藏和新疆的边界。班公湖以南的边界比较容易勘定,如今的争议也相对较小;北边喀喇昆仑山口这个边界点也很清楚,但是班公湖以北到喀喇昆仑山口之间的阿克赛钦地区究竟要怎么划,“自古以来”就是一笔糊涂账。为啥呢?因为这地儿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除了作为贸易通道几乎没啥用,连放牧都嫌太贫瘠。

  网上有个说法认为“阿克赛钦”(Aksai Chin)一词的意思是“中国的白石滩”,以此来主张中国对阿克赛钦的主权。实际上这是个突厥语词汇,Aksai是“白石滩”的意思没错,但Chin的词义有争议,除了可以指中国外,还有一个意思是“通道”,所以阿克赛钦也可能是“白石滩通道”的意思。

  我们主张的实控线,刚好给印度在喀喇昆仑主山脊线东边留了什约克河谷的通道,简直不能更合理

  可能不少读者对西部那一堆山没概念,读到这里已经糊涂了。我这里先跟大家扫个盲,拉达克这个地区一半属于喀喇昆仑一半属于喜马拉雅,夹在两座世界最高的山脉之间,2020年冲突的几个地方其实都在喀喇昆仑山脉,跟喜马拉雅没关系。喀喇昆仑跟昆仑山是两条不同的山脉,昆仑山自古就存在于中国的神话故事中,繁体字写作“崑崙”,分隔了青藏高原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而“喀喇昆仑”(Karakoram)是当代音译,在突厥语中是“黑色砾石”的意思,名字相近纯属巧合,清朝时候的音译是“卡拉胡鲁木”。

  阿克赛钦正好夹在昆仑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之间,这片区域的山脉非常破碎,根本找不出一条主山脊线。由于蒸发量高于降雨量,这里的不少河都是内流河,只有一条喀拉喀什河(Karakash River)往北流往南疆汇入塔里木河,所以究竟以什么地理依据来分割,就会有很大争议,最合理的划界方式就是以喀喇昆仑的主山脊为界,传统边界就是这么划的。

  但问题在于,比较确定的喀喇昆仑山口这个边界点,位于喀喇昆仑主山脊的东边,这个山口连接的是新疆和阿克赛钦,从中国自北向南翻过喀喇昆仑主山脊还要沿着东侧走一段才有地方翻过主山脊进入克什米尔。这就导致了划界没法完全沿着主山脊来,必须得要在山口南边留给人家一段,否则不留一条通道说不过去吧,跟传统的实际情况也不符合。

  1864到1865年间有个叫约翰逊(W.H. Johnson)的测绘官员,徒步穿过喀喇昆仑山脉,一直走到现在的新疆和田地区。按照他的说法,他在一个叫做赛图拉(Shahidulla,现在叫Xaidulla)的地方遇到了克什米尔土邦主派驻的部队,这些部队已经在那儿驻扎20年了,并建立了一个堡垒,以保护来往的商队。于是约翰逊由此判断克什米尔土邦对边境的实际控制已经抵达了赛图拉。

  中国学者康民军对于约翰逊的说法表示存疑,认为那座堡垒是先前中国人所建,1865年刚好有克什米尔的部队在那里驻扎,原因后面会说。

  赛图拉如今已经建镇,就在219国道新藏公路边上,是个重要的边防站,有个更著名的名字叫做“三十里营房”,走过新藏线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当年的堡垒如今依然矗立在那里,成为了“赛图拉哨卡遗址”。

  究竟事实如何,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约翰逊以此为依据,大笔一挥把克什米尔土邦的边界大幅推进到了喀喇昆仑山口以北的赛图拉,将整个阿克赛钦划归己有,他划的这根线被称为“约翰逊线”(Johnson Line)。英国政府当时对“约翰逊线”持审慎态度,并非所有人都对此表示认同。在1888至1892年期间,英国政府曾明确告诉过克什米尔政府,不要去打赛图拉的主意。

  在“约翰逊线”被提出的前后那些年,英国人曾试图探索过其他几条连通新疆和西藏的路线,其中有些线路就是通过阿克赛钦的。但、这些新路线与传统的相比,虽然更平坦好走些,但花费时间更长,所以很快就被弃而不用。这些新路线的发现,使得英国方面的一些具有战略眼光的官员,提出了对阿克赛钦的领土要求。我们的现在连接新疆西藏的G219新藏公路便是一条由于无法从拉达克通行,从而取道阿克赛钦的非传统路线年的地图,红色标注的是经过英国人考察可以通行的贸易道路,其中有传统路线也有新路线

  赛图拉堡垒是先前中国人所建,约翰逊碰到的克什米尔部队,是克什米尔土邦主趁着新疆动乱才派过去的,已驻扎20年的说法不足采信。由于英俄两国正在中亚博弈,两边都争相笼络阿古柏,试图把阿古柏政权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一形势也更加坚定了英国要将边界推到昆仑山脉的想法,以便对新疆的事务进行插手和介入。大家有没有看出来?英国人当时这些主张,实际上是“未雨绸缪”。

  也被称为“约翰逊-阿尔达线”(Johnson-Ardagh Line),将中印边界沿着昆仑山脉一直划到了帕米尔高原

  。一来南疆已经重回中国的控制,沙俄南下的威胁减轻,让人畜无害的中国挡在前面挺好的;二来如果在高原无人区大幅将边界推进到昆仑山脉,会造成前沿哨所的补给困难

  连当时的印度总督都认为以喀喇昆仑为界来驻防是最理想的;三来1891至1892年间,喀什地方的主簿李源鈵曾到过南疆边界进行踏勘,在喀喇昆仑山口设立了界碑,这个界碑得到了英国政府的承认。李源鈵那次踏勘,后来在一本叫做《新疆图志》的书中有记载:“由明铁盖达坂及星硖尔达坂南通者为坎巨提(即罕萨);又东南为穆斯塔格山口,通巴勒提(即巴尔蒂斯坦)路;又东南卡拉胡鲁木达坂(即喀喇昆仑山口),又东南为昌器利满达坂,皆通条拜提(即拉达克)路。”这段话里,把沿着喀喇昆仑主山脊的几条传统贸易路线都列了出来。除了喀喇昆仑山口树立界碑之外,他还在昌器利满达坂埋下了木板做的界标。从文献上看昌器利满达坂很可能是现在空喀山口一带(Konka La),但这一说法目前尚未得到绝对的确证,也未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

  李源鈵当时立碑的两个点,如今留下来巨大的争议空间。大家看这个地图里,中国主张线就是老老实实在两个点之间划的,印度主张线恨不得抠得越深越好

  比起清政府的对外装聋作哑、对内自说自话,沙俄眼看着英国人往新疆深入推进倒是有点坐不住了。据说1893年中国驻圣彼得堡的高级官员洪钧(国外资料中一般使用Hung Ta-chen)在俄国人的授意下,给当时英国驻喀什的总领事马继业(George Macartney,他是驻华官员因此有中文名)递交了一份参考划界的地图,得到了当时的印度总督认可后,又由英国驻北京的公使窦纳乐(Claude MacDonald)在1899年递交给了总理衙门作为划界建议。这一划界建议后来就被称为了

  次年清政府认可了坎巨提为“两属之国”——既是英属印度的土邦,又是大清的附属国。因此即便成为了英属印度的土邦后,坎巨提依然继续向中国朝贡。用我前面讲的“加盟店”来比喻的话,可以理解为一个手机店,同时挂着小米和华为的招牌,同时给两家付品牌费。

  罕萨首府的Karimabad是世界上唯一能够同时看见五座7000米以上雪山的地方

  说你们再不表态就代表默认接受了!1905年还自说自话对“马窦线”进行了少许修正。

  大博弈宣告结束,英俄承认中国对西藏的权利,约定好了彼此都不染指西藏——这句话要划重点哦!条约中具体的说法是“除非通过中国政府的介入,否则不参与与西藏的谈判

  英国人已经否决了自己跟西藏谈判签约的资格。但需要说明的是——《英俄条约》里,英俄两国没跟中国商量过就将中国对西藏的权利定义为了“宗主权”,历届中国政府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直营店还是加盟店,肯定得要总公司说了算啊。他们如此定义,其实自己也是心虚的,所以才会有后来的西姆拉会议。又过了4年后的1911年,大清朝亡了;1917年,沙俄也亡了,英国人在中亚一时之间成了独孤求败,练成了“绝世武功”之后却没有了对手……于是之后的将近半个世纪里再也没人关心阿克赛钦这片荒无人烟的生命禁区究竟该归属于谁。回看清朝与英国的边界谈判的策略,基本上就是一个“拖”字诀,一直拖到国都亡了,结果就把这个棘手的问题留给了我们——不过呢,西段边界遗留下来的问题,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喜马拉雅正好像一堵墙一样把西藏和南亚隔开,墙的北边是西藏,墙的南边是南亚

  这样看来,“麦线”以喜马拉雅山脊线或分水岭为界来划分印藏边界的方法岂不是更合理?在这个事情上,直觉骗了我。从南亚的角度北望,喜马拉雅根本不是一堵墙,而是一座土台

  。假如你曾经陆路穿越过喜马拉雅,从南到北基本都是一路往上,从北到南则是一路往下——总体而言,要么上山,要么下山,而不是“翻山”。由于每年季风给喜马拉雅南麓带来的大量降雨,将山体蚀刻得犬牙交错,造成了南北面极大的地貌差异。恒河水系有好几条支流,其源头都在喜马拉雅的北边,其径流直接向喜马拉雅纵向切穿,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

  南亚和西藏真正的分水岭,应该是冈底斯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尽管“麦线%的部分确实是顺着山脊线划的,但其主张的“横贯且唯一的大喜马拉雅主山脊线”或者“大分水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一旦你理解了“墙”和“土台”不同,也就能够明白为什么印藏传统边界以山谷和平原的交界线为界——土台下面的墩子部分,当然应该算是土台的。而“麦线”的主张,就相当于把土台墩子给划走了,十分牵强附会。我不否认“麦线”在某些区域能够减少双方的接触,但在另外一些区域也非常粗暴地将原来联系紧密的一些地区一切为二,制造了更多的争议。

  事实上英国人很早就对藏南地区产生了兴趣,清政府才刚倒台,1912年英国就派了军事探险队到藏南,收买当地的部落首领,建立非法的地方政府,而“麦线”的主张正是试图将这些非法活动“合法化”。当时西藏噶厦地方政府心想大清国垮台刚好是个“独立”的机会,于是在西姆拉会议之前与英国人谈了一个秘密协议,愿意通过承认英国对藏南的非法侵占,换取英国的支持。

  因为《西姆拉条约》企图否决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只承认“宗主权”,这是中国政府所不能接受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中国代表退出谈判的时候,“麦线”还没有在会议上被提出。当时印度外交大臣亨利·麦克马洪(Henry McMahon)绕过中国直接与西藏谈判属于他的个人行为,他的上级是明确反对这样做的。

  此举之荒谬实乃慷他人之慨,连十三世都没有资格出卖西藏的土地,他身为无国籍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呢?大概他寄人篱下日久,想着自己无以为报,便以此说辞给印度政府画饼充饥。

  有专家学者怀疑后来公布的《西姆拉条约》中的“麦线”是后来添加修订的。而且关于《西姆拉条约》有一段伪造的黑历史:印度政府在1929年出版的《艾奇逊条约集》(Aitchisons Treaties,英属印度历史上各种外交条约的汇总)第十四卷是关于西藏的,当时并未收入《西姆拉条约》,并承认了谈判的失败。然而1938年英国官员伪造了一版新的第十四卷,将《西姆拉条约》收录其中公开发表,依然标注是1929年出版,同时撤回销毁了原书。后来这事儿直到1963年才被人发现,现在1929年的原版大概全世界只有三本,且都不在印度。目前印度政府还恬不知耻将条约伪书放在自己的官网上,他们难道不知道现在很容易就能下载到原版正本的扫描文档吗?

  ,六世仓央嘉措的出生地,更是西藏与南亚进行贸易的重镇,据说达旺寺是仅次于布达拉宫的第二大藏传佛教寺庙建筑群。达旺地区还是英国方面唯一曾明确承认由西藏管辖直达山麓的地方,甚至在西藏政府官员监视下,英国人沿山麓标定了一段西藏与英属印度的边界。1947年印度独立的时候,西藏政府写了一封照会,呈交给印度外交部,明确声称对“麦线”以南的西藏地区拥有主权。